518民主抗争

  • page print
  • page download

5.18 民主化运动的历史意义

5.18民主化运动点燃了民主主义的星星之火!

5.18民主化运动是反抗企图非法独裁统治的韩国新军事政府,要求实现民主化的市民起义运动。在抗争期间,尽管缺乏正规的治安管理,但在金融机构或金饰店等没有发生过一起盗窃事件,体现了高素质的市民精神。同时为医治伤患献血的市民不计其数,在戒严军的孤立封锁下,形成了互相扶持、互相帮助、发扬传统美德的市民共同体。这使5.18民主化运动成为世界史上前所未有的充满理想与道德的民主斗争。 由于国民不断发出为5.18运动正名的呼声,武力镇压光州运动的新军事政府最终受到了法律的审判,同时政府将‘5月18日’定为国家纪念日,将牺牲者墓园升格为国家墓园。也为当时的受害者和参与者恢复名誉并给予民主有功者待遇。 特别是1980年以后的‘五月运动(为了5.18真相调查与新军部下台,市民与学生们开展的民主主义运动被称之为'五月运动')’与之后的6.10民主抗争运动,让继承维新体制的全斗焕政权彻底崩溃,是发生韩国政治史大变动的决定性历史背景。是让殖民统治与独裁政权的黑暗历史告别东亚地区,照亮自主、民主、人权、和平的重要民主革命运动。

5.18民主化运动的发展与壮大

光州,民族的十字架!我们永远的青春城市!

1961年5月16日发动军事政变的朴正熙暴力镇压了要求民主化的学生、劳动者等广大市民。1979年10月26日,独裁者朴正熙总统被时任韩国中央情报局首长金载圭射杀身亡,独裁体制发生了动摇。但是以全斗焕、卢泰愚为中心的新军部集团于1979年12月12日发动非法军事政变让军事独裁再次延长。此时众多政治人士、大学校、一般市民提出了包括‘解除戒严令’、‘维新残党下台’等在内的政治民主化要求。其中大学生们更是开展了民主主义学生会复兴运动,提出告别维新体制之‘冬季共和国’的‘1980年民主之春’。然后在1980年5月17日,以全斗焕为首的新军部非法动员军队宣布全国非常戒严令,镇压了大多数国民希望的民主化要求。

5月18日清晨在在光州的全南大学正门学生们对抗占领大学的戒严军并开始了示威游行,但却遭到戒严军武力镇压。被戒严军强行镇压并追赶的学生们来到了锦南路等市内主要道路,展开了街头示威并引起了市民们的瞩目。此时戒严军却对没有参与游行的无辜市民也棍棒相加,甚至强行逮捕,这一切激起了市民们的愤怒,他们也纷纷参与到了示威队伍当中。与此同时光州市内的高中生们也参加了示威游行,出租车司机们更是组成了200余台车辆示威队伍也向着道政府前进。此刻的舆论却将民主化示威歪曲报道为‘颠覆分子的暴动’,愤怒的市民前往电视台示威并纵火焚烧了电视台。

5月21日,戒严军在道厅前向要求道歉的市民进行了无差别的开枪。 道厅前的锦南路瞬间变成阿修罗场,医院里到处都是死亡者和受伤者,血源严重不足。 面对戒严军的开火,愤怒的市民从预备军等武器库里拿出枪支并积极对抗,戒严军退到市郊后,光州被与其他地区孤立。 孤立的市民为了告知光州的惨状,发放告知真相的传单和扩散抗争的同时,社会各界人士组成了"5.18善后对策委员会",与戒严当局展开了谈判。 另外,市民们自觉维持秩序,为救助伤员男女老少排队参加献血运动。
但新军部在与市民谈判之外,决定武力镇压光州的‘尚武忠正作战’,并于5月27日凌晨用坦克作为前锋,用武力残忍地镇压了全南道厅,YWCA等。 尹祥源等抗争指挥部和市民军以及市民面对戒严军的镇压下,把女性和高中生送回家,抵抗戒严军,迎接死亡。

在为期10天的抗争中,有23名军人,4名警察死亡,另外暂定有166名平民死亡。 有108名军人和852名平民受伤。 被认定为5·18受害者的人中死亡155人,下落不明84人,伤残后死亡112人,伤残3643人,其他逮捕拘留等1813人合计5,807人(以2018年为准)。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录遗产委员会将1980年5.18民主化运动当时的照片,市民的印刷品,日记,国防部文件,国家行政文件,美国文件等被指定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录遗产。

518民主化运动档案馆官网

负责部门 : 5·18宣传科

联系方式 : +82-62-613-1322